关于我们 | 联系我们 | 在线留言 | 视频中心
联系电话:13791177901(同微信)

疼痛的催眠

2018-9-30 点击:413

  中德班感想札记(十二)
  中德心理连续培训项目聚集了欧、美、亚、非等世界各国的最顶尖级心理学界领军人物,被人们比喻成中国心理学界的航母。以下是于敬东老师在中德班催眠治疗连续项目中的部分见闻。
  疼痛的催眠
  以下是国际催眠协会的E·沙哈迪博士关于疼痛催眠的描述:
  Galen在两千多年前说过,我们很难从教学角度让别人知道疼痛的感受的,只有体验过的人才能够知道个中滋味。我们在真切感受到各种类型的疼痛之前对它们都十分无知。
某人告诉你他的手指受伤了,非常痛,你一看发现只有一点点伤口,你不能说这有什么痛的。所以疼痛和来访者体验有关,而不是取决于你说他痛或者不痛,所以我们需要帮助来访者去摆脱疼痛。即便我们可以用催眠方式帮助来访者减轻肿瘤和癌症疼痛,但是我们在此之前我们需要先去做一个诊断,以便排除那些和疼痛相关的疾病。如果你的来访者来说抱怨头痛,你不能说我们来催眠帮你的头痛减轻,而是在催眠前先确定头痛到底是什么问题。有时候我们会先把来访者转介给医院的医生,我希望我们能有一个人真的头痛,有吗?还有吗?
我们知道,无论是个体催眠还是团体催眠,这些非疾病性的疼痛都是可以催眠治疗的。
  IASP(国际疼痛学研究会)关于疼痛的定义:疼痛是一种不愉快的感官和情绪体验,它和真实的细胞损伤以及潜在的细胞损伤有关,或者以这类损伤的方式而被描述出来的。(这就说明可能疼痛不一定是真实的发生)
  疼痛有两个层面,一个是感知觉层面的,一个是情绪层面的,所以如果帮助来访者处理这两个层面的疼痛,那疼痛机会减轻或者被处理。一个麻醉师通常是从感知觉层面去消除疼痛,作为催眠师则从感知觉层面和情绪层面都可以进行处理。
  我们这里有专业麻醉师吗?他是什么领域的麻醉?
  专业运动员是否有?---拳击。很好
  拳击先生!你是否在拳击比赛中受过伤?当你受伤之后你是中途退赛还是继续比赛?那个时候你痛吗?(不)你比赛结束之后痛吗?(是的)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?实际上,比赛所具有的情绪让你并没有关注疼痛,即便细胞损伤角度是一样。如果你能够去除情绪层面的疼痛体验,你的疼痛就不存在了。
  在我们国家如果小孩子踢球或者运动受伤了,妈妈就会去亲吻膝盖伤口,然后孩子就会觉得不痛了,然后继续踢球。中国的父母怎么管理孩子的疼痛?(吹吹就不疼了)
(我们吹吹,他们亲吻,你看到区别了吗~哈哈)
无论吹起还是亲吻,细胞损伤都是一样的,不会改变的,但是这个例子让我们知道情感疼痛如何减轻。
  从大脑角度来讲,疼痛的情感部分和知觉部分在大脑皮层是不同的。前额叶负责我们的情绪部分,在前额后叶有一个扣带回皮层(ACC),不知道我们后面的课程是否设计讲神经心理的课程?大家感兴趣我们可以花点时间讲一讲。
我们说疼痛到底是好是坏呢?(因人而异哦呵呵呵)急性疼痛是非常有帮助的,他是一个让我们自我保护的信号,所以是一个好的。但是如果是慢性疼痛就会有点麻烦了,比如我有一个后背部的慢性疼痛,我也知道我的后背肌肉组织有损伤,我也做了处理,但是它还是痛。
我不问大家焦虑是好是坏了,当然焦虑也是有好处的,如果你不焦虑的话,你可能就不会好好学习了,当然如果太焦虑了你也无法好好学习。
  和焦虑一样,疼痛来的时候我知道我会去处理一下,但是如果是慢性疼痛就没有那么多好处了。疼痛可以变得失控,成为问题本身或者干扰矫正行为。
  所以缓解疼痛当然是很重要的。